設爲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黨建小知識學習專欄21/

民族複興中國夢的文化根基與價值支撐

页面功能 【 字体: 】 作者:  時間:2019-5-14 9:37:08

 時間:2014530 地點:中國人民大學逸夫會堂 嘉賓:中央社會主義學院黨組書記、第一副院長 葉小文

  葉小文 中國社會科學院宗教學博士,韓國東國大學名譽博士。曾任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黨組書記。現任中央社會主義學院黨組書記、第一副院長。主要著作有《多視角看社會問題》《化對抗爲對話》《把中國宗教的真實情況告訴美國人民》《從心開始的腳步》(中、韓版)《宗教問題怎麽看怎麽辦》《宗教七日談》《小文百篇》《望海樓劄記》(中、日版)等。

  今天“核心價值觀百場講壇”我來開講,抛磚引玉。玉在哪裏?玉在後面一場一場的講座裏,玉在今天聽講的各位老師、同學和網上的朋友那裏。在座的各位都是“人人握靈蛇之珠,家家抱荊山之玉”。我今天很榮幸來講“民族複興中國夢的文化根基和價值支撐”。這個題目有一點難,我從三個方面來講。第一,三君子問出“文化焦慮”。第二,中國夢呼喚“文藝複興”。第三,富起來更要“厚德載物”。

三君子問出“文化焦慮”

  第一個是黃炎培之問:我生60多年,耳聞的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都沒能跳出這周期律的支配力……中共諸君如何找出一條新路?第二個是梁啓超之問:鄭和下西洋乃“有史以來,最光焰之時代”,“而我則鄭和之後,竟無第二個鄭和”?第三個是李約瑟之問:如果中國的朋友們在智力上和我完全一樣,爲什麽直到中世紀中國還比歐洲先進,後來卻會讓歐洲人著了先鞭呢?怎麽會産生這樣的轉變呢?

  何來文化焦慮?

  三君所問,無不凝聚折射著文化焦慮。人無文化,浮躁淺薄,難免“其亡也忽焉”。文化涵養,有助于跳出“人亡政息”的周期律。民無文化,行也不遠,當然“竟無第二個鄭和”。文化繁榮,催生著“江山代有才人出”的新局面。國無文化,急功近利,能有幾個人願意锲而不舍地艱苦創業?文化底蘊,才能孕育以愛國主義爲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創新爲核心的時代精神。

  三君子所問,我認爲根本答案就在二字,文化!

  三君子問出了文化焦慮。他們焦慮什麽呢?中國是最有文化的,先秦諸子、漢唐氣象、宋明風韻……五千年文脈涵養出泱泱中華,多元一體的中華民族創造了萬紫千紅的文化。

  那何來文化焦慮?近代以来,中国一直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古国蒙羞,生灵涂炭,国将不国,文化安在?

  可是中國人一直就沒有停止過追求民族複興、追求文化強國的夢想。只有新中國建立,站起來的中國人民才能改天換地,才能自己穿上一件新的衣服。可是一窮二白,還是揮之難去啊!我是新中國建立後長大的,記得50年代“大躍進”我們意氣風發,超英趕美,拼命幹啊。可是毛澤東還是沈痛地說,我們一爲“窮”,二爲“白”。“窮”就是沒有多少工業,農業也不發達。“白”就是一張白紙,文化水平、科學水平都不高。毛澤東著急啊!

  文化荒漠立不起偉大民族

  建設軍事強國、經濟強國,還要建設文化強國,這是幾代中國人的強國夢。在文化信念的荒漠上,立不起一個偉大的民族。今天習近平總書記提出民族複興的中國夢,這個夢要有文化的根基,要有價值的支撐。

  經過30年的改革開放,“窮”的帽子大體甩掉了,但是“白”呢?外人看我脫窮,都驚訝地睜大眼睛。幾年前我去香港出差,女兒讓我買一個LV包。一看價格一萬二,我說這麽貴,是不是多寫了一個零,我就猶豫:買嗎?盡管我是個部級幹部,工資也不低,如果買,一個月工資沒了,如果不買回去怎麽交代呢?正猶豫,旁邊來了一個人,衣服還扣錯了,說“拿十個”,看都不看,錢一甩,就走了。我說老板這是什麽人,你們商店都是什麽人來得多?他說,前些年是日本人,後來是台灣人,他們錢多。可這兩年都是大陸的,最近來的全是1020個拿。我说这是哪里的人呢?这是山西的煤老板。

  可是,外人觀我治“白”,卻不屑地聳聳肩膀。撒切爾夫人,她不像現在的卡梅倫那麽客氣。中國對英國的出口貿易量大,她說那有什麽呢?中國注定成不了強國,出口了那麽多電視機,出口過一部電視劇嗎?這就講到我們的軟肋了。我們的電視劇很多,這些年開始出口了,前些年可沒有出口。但是電視劇題材一窩蜂,一會兒都是清朝格格那點事兒,有段時間全是反間諜片,而且間諜一定是美女。這些片子怎麽出口呢?所以外人覺得我們的文化還不太行。

  但不管外人如何看我們,我們不必妄自菲薄。我們的文化建設已經出現了發展裏程碑。現在文化基礎設施大爲改善:廣播電視村村通,文化站到處都有,農村電影到處放,還有很多農村書屋,是世界第三大電影生産國、第一大電視劇生産國、出書數量第一。可是,我們還算不上文化強國,我們的文化還是繁而未榮啊!

  文化上“人強我弱”要改變

  現在,文化強國不僅是夢想、期待,還是具有緊迫性的強烈需求了。向外看,經濟上的“人強我弱”變了,文化上的“人強我弱”也要改變。江澤民同志說,必須把弘揚和培育民族精神作爲文化建設極爲重要的任務。胡錦濤同志指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必須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興起社會主義文化建設新高潮。習近平同志講,中華民族創造了源遠流長的中華文化,中華民族也一定能夠創造出中華文化新的輝煌。

  大家知道,當人均GDP低的時候,主要是物質文化需求。我是20世紀50年代出生。那时候谈恋爱,女孩穿军装就美得不行了。我太太穿了一套军装,我就开始追求她。今天看在座的女孩子哪個衣服一样了?都百花齐放了嘛!你满大街去找,能找到两個一样的吗?找到就说今天撞衫了,回去换一件。

  我們的精神生活需求是越來越厲害。我們富了嗎?我們富了。但我們中國是文明古國,書香門第,再富也不能浮躁。沈靜、從容、大氣、平和,有其境界,是文化大國的氣質。不應該有了錢就狂了、瘋了,不知道該怎麽辦了,就“我爸是李剛”,這怎麽搞得?

  文化啊文化,三君所問,今天還在撞擊著我們的心靈!

中國夢呼喚“文藝複興”

  中國在現代化浪潮中的崛起有數可算。連續30多年保持平均9.8%的增长,这在世界上没有过。现在经济下行的压力已经来了,各种问题扑面而来,让人应接不暇。经济增速的换挡期,结构调整的阵痛期,要保证经济持续、良性增长,整個国家必须有一股精气神,必须保持持续振奋的民族精神和旺盛的创新活力,必须团结奋进,所以实现民族复兴中国梦一定要有文化根基和价值支撑。

  中国梦为什么呼唤文艺复兴?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充分证明,没有先进文化的积极引领,没有人民精神世界的极大丰富,没有全民族创造精神的充分发挥,一個国家、一個民族不可能屹立于世界先进民族之列。

  同學們都知道文藝複興。今天世界的現代化起源于數百年前的西歐曆史上發生的一場持續200余年的文艺复兴运动。文艺复兴把“人”从“神”的束缚中解放出来,把生产力从封建社会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带领西欧走出中世紀的蒙昧和黑暗,迎来了现代文明的曙光。

  文藝複興“後遺症”

  文藝複興真的很偉大,但是我們也不能不承認文藝複興之後解放了的人有一點兒膨脹,搞得人與自然的關系緊張,人與人的關系也緊張了。

  比如,人和自然關系的緊張。天、地、水、空氣,是人類生存最基本的要素。現代工業文明徹底打破了自然的和諧與甯靜,人類成了自然的主人和敵人。

  我們糟蹋老天,對著天瘋狂地吹,溫室效應不斷加劇,使世界氣象組織發出警告。但存方寸地,留與子孫耕。青山綠水,就是金山銀山。然而我們的地怎麽樣了?生態惡化,糧食緊張,水源汙染,魚死灘頭……

  講到空氣,北京人感受最多的就是霧霾。我前幾天去廣東出差,聽到廣東的同志說:“你們好好工作,不好好工作調你們到北京去。”

  客观上看,有個“环境库兹涅茨U型曲線”,講環境退化和經濟增長的關系。在經濟增長的前期階段會使環境遭到破壞,到一定的拐點,經濟質量提高了,人均收入增長了,環境就開始得到保護,環境汙染會由高趨低。

  據說,美國是11000美元才拐,日本8000美元就拐了,德國7000美元就拐了,我們4000美元就開始考慮拐了。我們現在正處于4000美元到10000美元的爬坡階段,處于倒U曲線的左側,即增長要以加速整體生態環境惡化爲代價的階段。而中國生態環境脆弱,資源相當緊缺。我們只能選擇一條發展道路:在保持經濟增長勢頭的同時延緩和盡量避免整體生態環境的惡化,並盡可能地節省能源。你看中國辦點事難不難?

  再比如,人與人關系的緊張。《共産黨宣言》裏說,“資産階級撕下了罩在家庭關系上的溫情脈脈的面紗,把這種關系變成了純粹的金錢關系。”當代西方社會在從“現代社會”向“後現代社會”轉型的過程中,“上帝之死”帶來了信仰迷茫和精神焦慮。當代中國社會在向現代化轉型的過程中,也出現了某些“遠離崇高”和“信仰缺失”的精神現象。文藝複興極大地解放了“人”,但“人”又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文藝複興使“人”從神的束縛中被解放出來,之後人又被神化、異化。

    “新的文明複興”中國應該有所作爲

  出路何在?一场新的“文艺复兴”,我将其称为新的文明复兴,已躁动于时代的母腹,呼之欲出。这场新的文明复兴,要把过度膨胀的人还原为一個“和谐”的人,要建设一個人与自然和谐、人与社会和谐、人与人和谐的新的“和谐世界”。

  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因应着这個时代要求。英国的历史学家汤因比说过,“避免人类自杀之路,在这点上现在各民族中具有最充分准备的,是两千年来培育了独特思维方法的中华民族。”

  什麽獨特思維方法?就是天人合一,允執厥中,仁者愛人,以和爲貴,和而不同,衆緣和合。其核心,就是“和”。“禮之用,和爲貴,先王之道斯爲美。”人類文明的交彙已走到量變到質變的臨界點,人類危機呼喚人本主義在否定之否定意義上的繼承和發揚。中華民族實現民族複興的偉大進程,肩負著推進一場新的文明複興的時代使命。迎接這場並不遜色于曆史上的文藝複興的、新時代的“文藝複興”,中國應該有所作爲。

富起來更要“厚德載物”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富起來更要“厚德載物”。民族复兴中国梦要有价值支撑。习近平同志特别强调指出,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表明,对一個民族、一個国家来说,最持久、最深层的力量是全社会共同认可的核心价值观。它承载着一個民族、一個国家的精神追求,体现着一個社会评判是非曲直的价值标准。

  核心價值觀在家國情懷中

  在中國,說不完道不盡的,正是家國情懷。史書萬卷,字裏行間都是“家國”二字。無論社會變遷滄海桑田,不管鄉野小農高官巨賈,人皆知“萬物本乎天,人本乎祖”的規則,都遵循“敬天法祖重社稷”的古訓。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我爱我的国,我爱我的家。”有一個情感是共同的,“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深爱着脚下的土地。”中华民族同样属于一個伟大的、不可替代的族群。凝聚我们这個历久弥新的伟大国度的精神资源之一,同样是那永不衰竭的家国情怀。

  未有我之先,家国已在焉;没有我之后,家国仍永存。多少沧桑付流水,常念家国在心怀。如此,每個中国人短暂而有限的生命,便融入永恒与深沉的无限之中,汇集成永续发展永葆青春的动力。“家”在“国”中卿卿我我,吉祥如意;“国”在“家”中生生不息,兴旺发达。核心价值观就在我们的心中,就在家国之中。民族复兴中国梦,一定要有核心价值观的支撑!

    核心價值觀要對症下藥

  十八大报告从三個倡导提出积极培育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央发布《关于培育和践行核心价值观的意见》,标志着我们从讨论核心价值观到开始践行的飞跃。核心价值要变成基本动力,要有完备的理论体系,也要有更凝练的观点,才能形成基本动力。

  要怎麽凝練呢,要接地氣,必須植根于中國傳統文化,同時你要有活力,要吸收世界的創新。這裏面的核心無非是要解決公和私、人和己的關系。核心價值觀的要害是要處理好市場經濟中公和私、人和己的關系問題——道德問題,要對症下藥,對症施治。

  中国是最守诚信的国家,可是一個有着诚信悠久传统的民族,在发展市场经济中遇到了诚信缺失症的难题。对于发展市场经济中社会上出现的道德沦丧、信任缺失、腐败时现的现象,如果整個社会的核心价值观不能对症下药、刮骨疗伤,而任其病入膏肓束手无策,就没有说服力,缺乏生命力。搞市场经济不是搞市场社会,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不是要使市场在社会生活中也起决定性作用。

  國無德不興,人無德不立。市場經濟無德,也搞不好、搞不成。“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之所以能席地而來,浩浩蕩蕩,其特色之一,就是能以“厚德”載市場經濟。所以核心價值觀建設在道德問題上聚焦,道德問題在市場經濟發展中凸顯。市場經濟中的道德問題,尤以信用缺失症爲重,所以我想討論市場經濟中的信用缺失症的診和治。

    信用缺失症四大症狀

  这是一個病呐,我们现在诊断一下,望闻问切,看到了它的四种表现:一切向钱看,信用缺失症在细胞滋生;有钱啥都干,信用缺失症向机体蔓延;权钱做交易,信用缺失症使器官腐败;为钱可逆天,信用缺失症让大家疯狂。

  致富是大家的期盼,窮病窮病,都是窮出來的病,但是富怎麽也出來病呢?改革開放極大地根治了窮病,但不能“富得只丟掉了魂,窮得只剩下錢”呐!不能搞得大家都心浮氣躁不思進取,心煩意亂不知所從,心高氣盛欲壑難填呐!

  信用缺失症使器官腐敗。我們大多數的幹部都是兢兢業業的,但是不能不正視腐敗之風已經嚴重侵蝕我們的黨政幹部隊伍,總不能“老虎遍地有,蒼蠅滿天飛”。所以在依法嚴懲腐敗的時候,堅持“老虎”“蒼蠅”一起打的同時,必須建立“不想腐、不能腐、不敢腐”的機制,必須解決有效的道德調節問題。

    市場經濟下的道德調節問題

  无论东方西方,无论已“后现代化”还是在努力实现现代化,都面临一個共同的问题——市场经济条件下的道德调节问题。

  我曾与国学大师南怀瑾有一個对话:现代化使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普遍提高,可精神世界却缺少了关照。现代的人们拥挤在高节奏、充满诱惑的现代生活中,人心浮躁,没有片刻安宁。大家好像得了一种“迷心逐物”的现代病。如果失落了对自身存在意义的终极关切,人靠什么安身立命?问题是现代化和市场经济不断放大满足安身立命的基本约定,刺激、放任個体对物质享受的过度追求。于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近利远亲、见利忘义、唯利是图、损人利己甚至“要钱不要命”的道德失范现象,在生活提高、人类进步的现代化浪潮中沉渣泛起。

  市场经济有两個起点,每個经济的個体都追求利润的最大化,这是资本的本质;每一個真实的個人都追求利益的最大化,这是自私的本性。社会转型带来了信任模式的断层,许多不道德、不诚信的行为与市场经济中的不规范、不发达相伴相生。社会运行机制失当也给社会信任机制带来负面影响。

  市場經濟是好東西,能推動社會生産力的發展,有巨大的進步意義。但是市場經濟的道德調節有明顯局限性:它本身是不分善惡的。市場經濟要逐利,就管不了那麽遠,管不了整體利益、長遠利益,于是,人類日趨嚴重的“生態倫理問題”就出來了。

  市场经济对道德是“二律背反”。一方面,资本追逐利润,個人追求物质利益,导致拜金主义——排斥道德;另一方面,社会整体追求公平、正义,市场规则要遵守,道德要自律——要求道德。这個病就难治了。

    診治信用缺失症的六味藥方

  我今天先開出六種藥方,當然更寄希望于“核心價值觀百場講壇”後面那麽多大家一起來群策群力。

  第一要法治,不受制約的權力難免腐敗,絕對不受制約的權力有可能絕對腐敗。習近平總書記強調,“黨領導立法、保證執法、帶頭守法。”只有這樣,才能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裏,使各級官員都經得起市場經濟的誘惑和考驗。常修爲政之德,常思貪欲之害,常懷律己之心,在市場經濟的考驗中繼續成爲全心全意爲人民服務的道德模範。如此,群衆對我們的幹部才能“譬如北辰,衆星共之”。

  第二要規治。十八大報告提出,深入開展道德領域突出問題專項教育和治理,加強政務誠信、商務誠信、社會誠信和司法公信建設。要讓“騙子過街人人喊打,信用不良寸步難行”。

  第三要德治,自己管住自己。康德說過,有兩樣東西一直讓我心醉神迷,那就是頭頂的星空和內心的秩序。內心的秩序是什麽?今天就是要倡導愛國守法敬業誠信,要構建傳承中華傳統美德、符合社會主義精神文明要求、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道德和行爲規範。提倡修身律己、尊老愛幼、勤勉做事、平實做人,推動形成“我爲人人、人人爲我”的社會氛圍。

  第四要心治,最难治的病是心病。和谐世界,从心开始,最难的就是这個心。1989年我在《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發表長篇論文《變革中的社會心理》,結論很清晰,經濟快速增長引起緊張,高度緊張造成焦慮。現在大家脾氣很大,所以要心治。佛教講“心安則衆生安,心平則天下平”,可供我們借鑒。

  第五要綜治。這是關鍵。市場經濟對道德的“二律背反”,需要自律,需要互律,需要他律。我們要加大政府自身的改革,推進政治文明進程;我們要提高法的公正性;我們要進一步完善市場經濟體制,要加大對市場的監管力度;我們要提高“合力”的作用。互律也好,他律也好,關鍵是自律。我們要使有德的人多起來,道德的土壤厚起來,厚德載物,厚德載市場經濟。

  第六要長治。長效藥在哪裏?我寫了一篇文章《讓道德成爲市場經濟的正能量》,發表在今年417日的《光明日报》头版头条上。中华民族作为一個有着深厚文化传统的伟大民族,在走向现代化、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有没有办法化解市场经济的道德悖论?

  習近平同志指出:中華文明積澱著中華民族最深層的精神追求,代表著中華民族獨特的精神標識,爲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發展壯大提供了豐厚滋養。這段論述使我們眼前一亮:化解市場經濟自發運行的道德悖論,不妨在市場經濟發展中激活中華民族的精神基因。中華民族的精神基因在哪裏?在傳統文化裏。但傳統文化、傳統道德過去沒有、現在也不能把我們帶進現代化。就此,習近平同志又指出,要加強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挖掘和闡發,努力實現中華傳統美德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

  总之,我们应该尝试,在唯物史观的指导下,激活中华传统文化的优秀精神基因,成功结合资本的冲动与诚信的构建,建立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德和行为规范。当这個价值观的大问题基本解决了,当大家都富起来,且人人皆君子,就可以“君子以厚德载市场经济”。

  今天围绕《民族复兴中国梦的文化根基和价值支撑》这個题目,我从三個方面谈了自己的学习体会,抛砖引玉,敬请批评。(光明网记者章丽鋆 蔣正翔整理)


【打印本頁】【關閉本頁】
 
 
黑龍江省鐵路集團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TEL:0451-82806999 Email:admin@hljrailway.com 黑ICP備11005908號